這屆年輕人 租房都不找中介了

文化
百科
健康
時尚
美食
樂活
旅行
幽默
情感
體娛
美體
民生
財富
科技
創業
汽車
樓市
職場
教育
學術
企業
區塊鏈
其他
發佈時間:
免費註冊

烤乳豬https://www.xinseohelper.com/170922-15/20210304215631/image_0.jpgIC半導體


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創,作者:侯燕婷、曹楊、謝中秀、鄧雙琳、馮曉亭、杜曉玲、郭一夢、朱曉宇,編輯:饒霞飛,頭圖來自:視覺中國


“北漂教我生活,中介教我做人”。和眾多北漂的年輕人一樣,為了租房,北漂兩年的穎兒受過太多生活的毒打。“我已經數不清搬過多少次家了。每次讓我下定決心搬家的人,都是中介。


穎兒經歷過被中介通知限時搬家,也被中介騙過錢,“沒想到,生活給我的第一個創傷是租房帶來的。”


被租房毒打過的年輕人比比皆是。在一二線城市工作,不是誰都能隨隨便便花幾百萬元買套房,對於打拼的年輕人來說,租房的問題總是要面對的。


近幾年來,主打年輕人市場的長租公寓品牌,以華麗的外表,溫馨的話術,吸引一大波青年租客。然而,理想有多豐滿,現實就有多骨感。2018年開始,杭州、上海、合肥、鄭州、廣州等地多家長租公寓公司暴雷,套牢年輕人的“租金貸”更是變成他們的噩夢。


“付完整整一年的房租,剛住幾天就被掃地出門。”如此情況下,很多年輕人租房,不再輕易相信所謂的大品牌、大平臺。克爾瑞對國內核心八城租賃客群的調研顯示,租賃客戶對機構租賃產品信任降至冰點,更傾向於選擇“房東直連”的方式進行租賃,占比超70%;而選擇機構化公寓的客戶占比從22.7%跌至不到10%。


克爾瑞租賃調研數據亦顯示,在租房時看重的因素中,排在第一的是租金,關註性價比的人群占比超6成。北京和上海租賃市場中,年輕人的租房成本在2000~3000元/月占比較高,其他六成2000元/月占比較高,中低端租賃需求仍是市場主力。也就是說,在辨別房源安全性之外,年輕人租房也更希望能節約成本。


大平臺沒有保障,又想租到便宜的房子,年輕人租房方式也正因此在悄然發生變化,他們開始探索五花八門的租房方式。為了找到“房東直租”房源,謹防被騙,年輕人願意多花精力、多花時間,只為找到更優質的、更合適自己的房子。


本期小酒館,我們與選擇不同租房方式的年輕人聊了聊,他們有的上微博、閑魚租房,有的為了節省中介費不惜通過小眾APP找房,有的直接通過小區的門衛找到了滿意的房子,有的甚至通過與摩的司機聊天而意外獲得房東名片……


然而,在種種新興的租賃產品、平臺上,難以預料的風險隱患又可能出現,如無法簽署正規租房合同、遇到披着“房東”外衣的騙子等等,年輕人要靠自己的火眼金睛,才能甄別風險。


為了租房,在城市中擁有一方生存之地,年輕人到底承擔了多少風險?又經歷了怎樣的故事?


微博租房,親測有效


超超 | 24歲 研一學生


在得知我在微博找出租房後,向我請教北京租房情況的小師妹瞬間無語,畢竟在她認知里,微博超話是粉絲和熱點的盤踞地,與租房毫無關聯。但在我強烈“推銷”之下,她也開始在微博上物色房源。


去年4月,“京津冀健康碼狀態互認”的消息公佈,我一收到這信息便馬上着手瞭解北京各大公司的實習生招聘信息。我保研成功,當時開學時間定在9月份,我想着趁這幾個月去北京找個公司,進行幾個月的短期實習,也算有個社會經驗。


我將想法和父母說後,他們也表示支持我的想法,但還是擔憂,如果我在北京實習,住宿問題怎麼解決。一開始,我並不着急找房子,我初步的想法是先找工作,然後再找房子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在導師的幫助下,我很快就找到了實習的崗位。


隨之而來便是住宿問題,雖然我有很多親戚都在北京,但也都是租房住,我前去“投奔”也不好。於是,我開始在鏈家、我愛我家等租房交易平臺上找房子,但找了兩三天了,並沒有合乎心意的,而原因無外乎一點,便是價錢。


在這些平臺上租房,先不說租房周期很少有幾個月短租的,僅是中介費便足以讓我打退堂鼓,畢竟我只需要租四個月房子,又不是長租,押三付一都好說,可是一個月租金用於中介費實在太高了。


就在我犯愁時,有一天刷微博,突然發現關註的一個職場博主發的一個“短租房實用帖”下,有不少網友推薦在微博上找房。於是我也抱着試一試的態度,在微博也搜索了下。後來,我還真找到一間很合適的房間,發佈租房信息的是位二房東,我私信她時,房間已經空置半個月了。


我的出現令她很開心,因為房子挨着幾所大學,她原本想着疫情期間房子不好出租,到9月份學生返校後便會恢復正常,而我這種想要短租的租客恰好符合她的需求。當晚,她就給我拍了很多房子圖片以及講解周邊環境,還向我承諾,房租不需要押三付一,也不收取任何附加費用,寬帶費也不需要我額外支出。


最後自然也沒什麼突發事件,那幾個月里大家之間相處也挺好。


閑魚也可以租房,難道只有我知道?


罐頭丨27歲 攝影師


這幾天我剛租下一套房子,目前正在搬家中。這套房在北京朝陽區勁松附近,一室一廳大概50平米,房租是4300元/月,押一付三、沒有中介費。這套房是我在閑魚上找的,然後和房東看房、直租的。


從2018年畢業後的第一套租房開始,我就開始使用閑魚租房,目前我已經通過閑魚租了三次房。但是我可能不是完全意義上的通過閑魚租房,因為閑魚只是我用來尋找房源信息的一個工具,沒有通過閑魚簽約、付款,後續的簽約和付款,我都是直接和房東聯繫的。


印象中我的三次租房體驗都還挺順利的。首先是找房的過程中,沒有遇到騙子,唯一的問題就是中介比較多,需要花比較多時間去篩選,當然你也會遇到比較多披着直租外皮的中介,這種時候聊天發現了跳過就好。


其次,租房的過程也比較順利,因為我一般都是在閑魚上選好房子,聯繫房東線下看房,最後和房東簽約。比如新租的這一套房子,我就只花了兩周尋找房源、兩個下午看房,看了四套,其中最開始中意的一套房東臨時加價放棄了,最後租的這一套當天下午五點半去看的,六點半就和房東簽好合同。


閑魚的門檻是比較低的,發佈房源甚至不需要上傳房產證等信息,只需要拍幾張圖、寫一段介紹即可。所以房源信息泥沙俱下,中介很多。但也有房東會青睞這種方式,比如就有房東告訴我,交給中介她不放心,一是不喜歡被中介騷擾,二是自己的房子也想篩選一下承租人。


因此,對於找房的人來說,可能就需要花更多時間去篩選,在大量信息中找到適合的、房東直租的那一個。


為了縮減租房成本,我在小眾APP上租房


蔡蔡 | 28歲 產品經理


來北京之前,我在廣州生活了七年。剛畢業那會,租房都是上58同城、鏈家找中介租房。因為有好朋友一起整租,每次也能一起分擔中介費,租房顯得沒有那麼困難。


2020年,我感覺在廣州的發展空間不大,於是將求職範圍擴大到上海和北京。


隻身換城市,沒有同行的人,也沒有很多積蓄,我不准備花很多錢在租房上。我決定既不找中介,也不租自如,要找便宜的房源。差不多確定工作後,我就詢問了一個在上海工作的學姐,她告訴我,她一直用某小眾APP租房,上面會有房東直租房源和跟豆瓣租房小組差不多的租客轉租信息。


如果是剛畢業的我,是不敢使用這個APP的,那個時候我寧願多花點錢來增加安全性。但確定去北京後,我被北京租房的成本嚇到了。在廣州,我的房租都是1500元/月左右,押二付一,每次租房一次性付款最多不會超過5000元。但來到北京,我發現租個房間月租就要近3000元,還要押一付三,如果加上中介費,一次性需要交付的費用將超過一萬元……


不得不說,學姐介紹的這個APP房源極少,有一手房東直租,也有二房東出租或租客轉租。我聯繫到一個人,他說他的身份證地址就是出租房子的地址,可以說是“真·北京業主”了,但最終由於他在出差,而我趕着確定落腳點,就沒有租他的房子。


在北京,直接接觸到業主確實很難。最終,我在六六直租上租了東三環一個小區兩居室的主卧。室友是一對夫婦,他們從房東手裡整租下這套房。實地看了房間和跟室友聊天,感覺他們很靠譜,並不是騙人。房間很大,廚房也很大,最重要的是,室友答應降價租給我,且只需要押一付一。


原來,他們已經在小區買了一套二手房,正在裝修,這套房子租期到了就不再續租,也是因為他們工作經常出差,才想把房間出租。我和他們簽了一紙協議,看上去很沒有保障那種,但我看到了上一任租客簽的也是一樣的協議。不同的是,他們租給上一個租客的價格是2900元/月,而租給我是2650元/月,而這套房整租價格是5800元/月。我對比了一下周邊房租,可以說這個價格真的很便宜。


住進來之後,發現室友確實經常出差,我基本上自己住着這套兩居室。當然,年中我就必須搬出去,重新找房。換個平臺或者繼續在這個APP,可能都很難找到這樣的房子了。這個過程,有很大風險,我也不像常規的租房方式,能看到房產證、簽租房合同,但我確實省了一大筆錢。


為了省中介費,我冒着風險去微信小程序上租房


洋洋 | 24歲 傳媒文化


我找房子的渠道比較小眾,是在微信小程序上租到房子的,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微信小程序上可以租房。


來北京實習的時候,借住在朋友家,朋友建議我租自如,但是我看了看自如,租金偏高,而且還要收服務費。我也找了其他中介去看房,但找中介租房子也要一個月的中介費,雖然幾千塊錢不多,但對於一個囊中羞澀的實習生來說,還是能省則省。


看過幾次後,我還是想找房東直租的房子。我在58同城上搜房東直租的租房信息,電話打過去後,發現基本上都是中介在冒充房東,而且很多房源也不真實,讓我十分心力交瘁。


於是我開始在微博上搜索租房信息,無意中看到了某看房軟件的官方服務微信,對方發給我一個小程序,這個小程序就是他們的租房信息平臺。後來,我成功在上面租到了一個次卧,比自如上同地段同面積的房源價格要低將近1000元。


不過它只是提供了一個租房信息交流的平臺,看房、租房都要加對方微信瞭解,這裡面也不乏一些騙子和中介,只能靠自己辨別。


簽約合同的環節也沒有保障,我是和前租戶簽的合同,等他和房東的合同到期後,我才能和房東直簽,這中間還是有風險的,手續和流程都不如自如這種大平臺完善。


不過,去年蛋殼事件,讓我發現大平臺的保障機制也不一定有效,國內的租房市場還是不夠完善,任何租房方式都會有一定風險存在,還是要學會甄別。


雖然租到了滿意的房子,但房子終究是租來的,住的時候還要擔心房東會不會解約,會不會讓我臨時搬走。還是自己的房子住着更安心,希望我早日能在工作的城市擁有自己的房子。


小區門衛大爺,租房資源豐富


思敏|26歲  插畫師


2018年我大學畢業,留在北京,說起租房我的故事太多了,這幾年因為各種原因,來來回回搬了3次家,期間有因為租到的室友年齡差異較大、相處不愉快的,也有房租中介無理由漲價的......


我現在租的房子就比較滿意,是通過小區門衛大爺介紹租來的。2020年,我換了份工作,之前住在順義那邊,新公司通勤需要2小時,實在不方便,就面臨要找房子的困擾。還好我經驗豐富,直接瞄準小區內廣告和門衛大爺,租到了房。


剛開始租房,我都是直接瞄準地方,自己去實地探房,到想租的小區里,找牆上張貼的各種租房廣告。我會選擇看起來比較新的廣告紙張,挨個打電話,問是不是真實房源,瞭解一些信息。


這些廣告大部分是中介,為了看房,我加了幾個中介微信,帶我去看的房子大部分和他們微信朋友圈的根本不符合。印象特別深的,有個中介說,有1800元/月的主卧帶陽臺房源,我特別心動。結果原來是個隔斷,5家合租,一個洗手間和一個廚房公用,沒有客廳,剛進去就特別壓抑,過道只能一個人過。當我問到他們是什麼中介公司的時候,報過來的名字,都是些沒聽過的小中介。


我怕受騙,就沒有相信這些中介,而是自己跑到小區門口去和門衛大爺打聽。結果一打聽,還真是找到合適的人了。這位門衛大爺告訴我,他在這小區當門衛近4年時間了,我就問他這小區有沒有往外租的房子。果不然大爺拿出一張紙,上面密密麻麻寫滿樓號、房號和業主號碼,而且他表示不需要中介費。最後,我整租到了比較滿意的房子,押一付三,房租1500元/月,我完全可以接受。


其實這種好事多少也是靠運氣,畢竟還是有很多都是中介、二房東,甚至還有可能是騙子。


通過摩的師傅,我租到了合適的房子


木華 | 30歲 出納


2014年我大學畢業之後,通過學校老師的關係租到了一處家屬院,雖然居住環境一般但租金很便宜,治安也很好。在那個家屬院,我租了將近2年的時間。


但是,後來因為父母嫌我離家太遠,強烈要求我回家住。和他們僵持一段時間後,我還是妥協了,搬回了家住。但其實上班通勤挺累的,因為我們家離北京城區比較遠,每天往返通勤都在3小時左右。


剛開始和父母住到一起時還比較舒服,畢竟什麼都不用自己管。但慢慢的矛盾就產生了。他們要求我下班儘快回家、晚上儘早睡覺、周末別睡懶覺……我覺得彼此的生活方式差異太大了,就決定在他們旁邊的小區租個房,這樣既可以每天回去,也有自己獨立的空間。


但當我想要租房時,我才發現,在我們這個區域,幾乎不存在中介。不僅沒有門店,就連租房APP上檢索後的結果也只有三四套房出租,還都是120平米左右的大戶型,並不適合我一個人住。


我平時上班,都是先坐2公里的摩的到車站。時間久了,和摩的師傅(以下稱為師傅)很熟悉。在一次坐車上班的過程中,我無意間問師傅,“咱們這邊這麼多回遷房,又有一些商品房小區,這麼多房都是誰在住呢?怎麼沒人往外租?”


師傅聽到之後,頗為激動的說,“你要租房嗎?我可以幫你啊!”說著,他便從車裡的一個小盒子里拿出一張紙,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租房信息,業主姓氏、房屋位置、戶型大小,以及是否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等等,應有盡有。


師傅把那張紙遞給我並告訴我,對哪些房子感興趣,直接記上電話聯繫房東,也不需要交中介費,和房東簽個合同就可以了。


他還告訴我,這個區域住的大部分都是本地人,街坊四鄰都非常熟悉,想要租房的也基本都是和我一樣不想和父母一起住的,大都是通過別人介紹來租房。


在師傅的幫助下,我記了4位業主的電話,在那個周末就逐一看了房。最後,我租下一套70平米左右的小兩居,業主是和我父母年紀差不多的夫妻,人很好,事也少。


我們甚至都沒有簽租房合同,看過他們的房產證之後我就交了房租。他們也很信任我,每次我上班沒時間,業主阿姨還幫我交物業費、取暖費和網費,就這樣愉快地住到現在。


不過,這其實也是運氣,這樣租房並沒有保障,如果碰到的是不靠譜的房東,還是有風險。


在自如、蛋殼租房,並不省事和安全


朱珠 | 24歲 媒體人


剛來北京的時候,面對租房這道難題,我完全沒經驗,又怕遇到不良的二房東,所以想,選擇比較大的長租公寓,可能會比較安全,還省去了很多麻煩。於是那個時候我只認定兩個長租公寓品牌,一個是自如公寓,一個是蛋殼公寓。


但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,即便如此,我依舊沒有逃掉被收割的命運,租住品牌公寓期間,我兩度被迫搬家,而且房租、押金還被扣在裡面,拿不出來。


2019年,我先是在自如上面租到了一間3398元/月的一間主卧,每個月還有服務費,是月房租的10%,加起來一個月的房租都快有3800元。本以為這麼不便宜的房子,住着會比較省事舒心,誰知道剛搬過去的第一天就麻煩不斷。


找房子的初期,我就和自如的管家溝通了自己的要求:不和情侶合租;不住兩居以上的房子,結果這兩樣,樣樣都被我給踩中。


搬過去的第一天,我才發現隔壁那間房早已經被一對情侶預定,只是看房的時候對方還沒搬過來,管家也隱瞞了實情。搬過去之後,看到這個情景,我也沒有說什麼,想着先住一段時間適應一下。結果這對情侶是我見過最會擾民的合租室友,廚房、衛生間、冰箱、洗衣機、客廳及沙發等,到處都被他們過度占用,就連晚上也會製造各種噪音。居住期間也有過溝通,但仍舊無效。


更要命的是,沒過多久,自如的工人上門說要把客廳隔斷,再加塞一間房,這更讓我無法忍受,於是我聯繫到自如的地區主管,毅然決然地跟對方溝通退租適宜,並要求對方把扣住的房租、押金退回。但是維權過程並不容易,經過多次的溝通博弈,才拿回了部分。


退掉自如之後,我選擇了蛋殼公寓,做媒體行業的我知道蛋殼公寓背後的投資方,以及對方的上市日期,所以也稍微比較放心,於是在2019年底,我簽了一套蛋殼的房子。


因為跟蛋殼的地區負責人比較熟,住了沒幾個月,對方就向我透露蛋殼公寓資金鏈吃緊這件事。我是年付的租金,一旦蛋殼出事,我的損失較大,所以期間兩次退租。但是退租過程中,審核麻煩,還被蛋殼公寓以“繼續續租,可返回半個月租金”的活動吸引,又繼續續住了下去。後來因為工作調整,還是退了租,但是租金、押金被扣,無法退還。


好在蛋殼公寓出事前夕,我去過蛋殼總部維權,幸運地拿到了部分房租和押金,其餘都被蛋殼方面以各種理由扣掉了。儘管如此,跟一些沒要到錢的租客比,我也已經很幸運了。


有過租房經歷,踩過坑才發現,所謂的大品牌也並不是那麼值得信賴,還是一樣會存在很多問題。


文中穎兒、超超、罐頭、蔡蔡、洋洋、思敏、木華、朱珠為化名,本文作者:侯燕婷、曹楊、謝中秀、鄧雙琳、馮曉亭、杜曉玲、郭一夢、朱曉宇


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虎嗅立場。未經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繫hezuo@huxiu.com
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,請聯繫tougao@huxiu.com


End


熱搜辣評關註虎嗅視頻號

虎嗅APP
,贊 74

炬翔通風企業社https://www.xinseohelper.com/170922-15/20210304215631/image_1.jpg

我要詢價

相關內容

分類一覽

文化
百科
健康
時尚
美食
樂活
旅行
幽默
情感
體娛
美體
民生
財富
科技
創業
汽車
樓市
職場
教育
學術
企業
區塊鏈
其他

網網相連

我最騷「包」/它最奢華!Chanel鱷魚鑽包1只860萬~
泰元貨車出租
民生
攪七個了文化工作室
教育
各類型環保提袋-1
教育
其他
和興撞球室
皮膜劑 脫脂劑 去漆劑 三價鉻 非鉻 鋁合金 防銹
馥華大觀商務旅館
金帝冷凍空調有限公司
展通水電工程有限公司